SleepydayzzZ

小透明

|2020💚0219|

23岁

一面是永远顽皮的少年气

一面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味

23岁的你

一手守护干净得如白纸的年轻勇敢

一手撑起plan的人每一个睡不安稳的夜晚

生日快乐,谢谢你一直陪着我们。


看你成长,自己成长,都是生活中最快乐的过程。一年啦,看我进步大不大!(。・ω・。)

(史上最赶生贺图……两个下班的晚上赶出来的……糙……原谅我……) ​​​


20200214💌情人节贺图

『送你书签』

二月的曼谷没有浪漫雪花

二月的泰国刮起春天的风 却和夏天一样热情似火

就像我初初见你 和今天见你 有同样的安全感。

愿你永远光芒万丈

愿你永远追逐梦想

愿你永远自信坦荡

愿你我分则称王 合也无双

最重要的是 永远平安快乐。

这叠小小的书签送给你

一张一张夹在我们之间那些还未完成的诗歌上。

“情人节快乐。”


(按照书签想法做的图,本来只想记载三组角色,做着做着就多出来了。最后一张图有两个版本,技术有限,大家见谅。)

【情人节巧克力大礼盒】

来啦。

风:

💌叮咚!您已成功预约的情人节巧克力礼盒!这份包含了每位老师满满心意的巧克力礼盒正在制作当中,即将发往您的心中,请注意查收!


null


为你揭晓巧克力的名字🎊🎊🎊


《梦一场》


《大概总带着爱》


《你是世最甜》


《精灵男孩》


《星月山河》


《赌石》


《又是搞砸情人节的一天》


《心跳》


《我的cp住我对门》


《想,好好爱你》


《三角糖包》


《花刺》


《还我》


《夏日深种》


《秃头情缘》


《小麻烦》


《欧巴》


《混音情人》


《他说好@Cantaloupe》


《送你书签》


《荔枝甜酒》


《欧巴》


《失眠飞行》




制作者的名字请允许我们暂时保密㊙️


各位不妨猜一下,这些巧克力对应的是哪位制作者,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想知道答案吗?关注#要啥有啥巧克力礼盒#(LOFTER),2月14日,收获答案吧!



试爱手记.10

你们好。我来辽。

把这章写完彻底一滴都没有了……

接下来我该做点什么……………………


Chapter 10

 

【Plan】

喉咙的灼伤感催促我睁开了双眼。天花板乌七八黑,一条窗缝漏进来的月光在上面肆意涂鸦。我听着我耳畔平缓的呼吸声。

是做梦吗。

床头钟滴答滴答地,将每一刻钟都扎扎实实踏进人生的那一方泥土里。我微闭双眼,昨晚发生的那些事破碎凌乱地在脑袋里煮粥。但是拼凑起来并不难理解,我甚至从一开始就不讶异Mean正安睡在我身旁。

当务之急是去找口水喝。我轻轻滑下床,蹑手蹑脚踱去厨房,昨晚停留在回忆里的餐厅场景却早已被刷新,光洁的大理石餐桌把月光反射得很凉,碗碗盘盘都安然整齐地排列着。

这个傻子,难道是为了浇灭对我的火于是起床做家务了吗。想到这儿我不禁扑哧一笑。

喝下半杯水,拿了小吧台自己的手机,妈妈的消息显示在首页。我有点慌张昨晚忘记打个招呼,一看聊天界面:

21:33 还在玩吗?今天回家睡吗?

22:40 儿子去哪啦?

23:00 [动画表情](布朗熊的晚安)

 

看着那个裹着蓝色波点被睡着的布朗熊,却莫名心安。

 

妈妈联系过他了。

 

【Mean】

伸手突兀的落空感把我惊醒了。

一抬眼看见他坐在床边,被月光剪出一个好看的影子。

“P,这个点你干嘛不睡觉?”

“这个点鬼才不睡觉呢…”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古怪回答,有一刻我以为他酒还没醒。

随后月光下的剪影突然倾斜了,他又躺了回来。我有点不敢相信,莫名局促,他却直接翻个身面朝着我,那种黑夜里鲜有光源却能清晰显现的轮廓,好看又暧昧。

“酒醒了吗……”

“我不睡觉,因为我就是鬼…”

即使是毫无营养的回答也可爱满分。即使这回答如此幼稚,空气却带着浓得无法呼吸的暧昧味。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也正看着我。

我突然想起那时候PNew对着监视器说,“Plan真的太适合拍戏了,眼睛又黑又亮的,会说话啊。”

那时他的眼睛里住着懵懂善良直率的哈密瓜,

而今他的眼睛里,住着他自己,好像多盯一会就会融化进他的温柔里。又或许是我已经彻彻底底沦陷了,在他眼底的湖。

“我妈找你来着?”

“嗯。”

他眨巴眨巴眼睛,眼帘轻垂又抬起。

“还记得昨晚的事吗…”我试探着问起了我最想问的问题,手指紧张得在被单上画一个一个的圈。

“没对我做什么吧?”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还是能感觉得到他调皮又可爱的笑荡漾在脸上。

“哥,你可以不用着急…”我的声音因为刚刚从梦中苏醒还沙哑着,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抵在我唇上。

“见面会…准备好了吗?”他温柔地换了话题,手指肚在我的嘴唇上一点一点的。

“最近都在排练了。”

“好好排练吧,我听说有好几首歌还有跳舞…你真的要跳舞啦你…”他朝着我笑意盈盈,甜得让人想醉,那是他酒醒之后完全换了气息的吸引力。

我没答,看他出神,他笑完就轻轻翻了个身,用后背对着我。

“安心工作吧,安心排练。还有……P Plan还没醒酒呢。”

我好像懂了他的意思,悄悄挪向他,用下巴轻轻抵住他的肩膀。

“哥哥见面会会去吗?我的个人见面会啊,很重要的。”

我好像意识到在这个佯装醉酒的气氛里不该过于心急,却又对自己的急性子无计可施。

“……那就在那天给我答案吧,好吗。”

 

“好。”

“没醒酒。”他轻轻回过手把我的手臂拉起来,放在他柔软的腰际,用潮乎乎的手心包裹着。我生怕凑得太近,只是轻轻嗅着他耳后的香气。

真是磨人。

 

【Plan】

“Plan要去吗…Mean可都和我说了哦。”接到P Zanook电话的时候,他的笑声让我有点心发慌,不知道他从Mean那儿所得的讯息到底有多少。

我挂了电话,黄昏时分,晚霞来了,在角落里有一块云彩带着点儿静谧的蓝色划破了宛若燃烧的天空,那唯一一抹云,像是Mean那天早晨轻轻吻过我脸颊后落荒而逃在我心里留下的,明明十足轻盈,却让人无法在记忆里挪除。

还记得之前,有个午后得知公司安排的同台活动,打电话同他确认了到场时间之后就开始闲聊。“我好想看极光,结果这次去了也是没看成啊…”语音发出去,我手底下不闲着整理我的小树苗。

“极光真的很看运气吧,没关系,来年度假再去一次啊,你经常狗屎运,早晚能看到。”听着他的语音,我不禁抿嘴发笑,手底下的马克笔轻轻一转,在最后一颗小树苗的名牌上写下了“极光”。

 

又转过身换了蓝色马克笔画了一颗心在名字旁边。

 

感情驱动的人做决定反而并不郑重其事,因为心里已经暗自波澜了无数次。我随便从衣柜里翻出一件蓝色的卫衣,就套上出门了。看上去从容的我,心中的小鹿来回奔跑得快要冲破了胸腔。也不需要准备什么,其实从回答了Pzanook之后我就已经知晓了流程,但是我知道今天我需要给他一个答案,也该给我自己一个交代了。

 

《Yood》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灯光下的他耳朵通红。我挺想痛骂化妆师的,把他本来干净好看的眼睛涂得有些太过浓墨重彩。我感受到他的声音藏在音响共振之外的微微颤抖,甚至他扶我肩膀的手也不似以往,有点凉冰冰的。

我看着台下闪烁摇摆的手机灯,蓝色的灯牌里夹杂几个蓝绿色的叛徒。台下的粉丝笑得像被灌了蜜,就好像真的知道了我们的秘密,这种她们知道…又不知道的感觉,多多少少有点刺激。

 

你看,我来了,我带着我的答案来了。

 

他一反见面会的安排,在粉丝的尖叫声中追着我下了台,不顾PZanook的呼喊,拉着我径直走进最靠里的化妆间。有点泛红的脸上,眼线微微地晕了,眼睛里是绝对压倒了我的滚滚气势。

“Mean……他们马上就来了哦…”我轻轻低头看着他,一条好看的手臂把我从肩膀结结实实挡在墙上。

空气安静下来,被我们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喷得潮漉漉的。

“P Plan…”他的声音抖得越来越厉害,手臂也渐渐没了力道,终于变成了一种失去寄托的气声。我感受到他依在我肩头的脸上有热乎乎的东西蹭在我衣服上。

“我没时间了哦,给你我的答案,是‘是’呐。”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的这句话,房间外的叫嚷,口袋里手机频繁的震动,还有我自己止不住的羞赧,都让我无法继续卖关子。从未好好谈过一次恋爱的我脑子里却有无数罗曼蒂克,也曾经想过无数个给他回答的情景,现在我算懂了,理论和实践总是有点不一样……只觉得滚烫的蒸汽咻咻咻地喷出了我的耳朵,“Mean,快起来,采访的人要来了,我后面还有活动呢。”

 

他红着眼睛抬起头也不看我。径直回头走向镜子,取了片化妆棉擦眼底。然后回过头,立刻换上了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走啦,外面采访的在等。”

 

【Mean】

舞台上的哭泣,突然消失的“single”。

粉丝们的推测,都是真的。

我和哥哥以假乱真…假戏真做的爱情…

藏猫猫一样地开花了。

20191225


史上最迟最糙的圣诞贺图(贺图俩字还是划掉吧…


每次都是一样的 微博推特老福特一条龙

为喜欢的人产粮的每一天都开心


愿望是 他俩越来越好 我也越来越好。

20191222


要不要那条锁骨链你来选...

我选不要!!!


这么晚了我居然 还在肝

明天又是爬不起来的一天。

试爱手记.9

在吗,反射弧特特特特特特特特特特别长的我来更文了

已经彻底偏离轨道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反正就.....冲.....冲啊.......洪天逸别怂给我上啊!!!!!



Chapter9

 

【Mean】

一个line电话直接拨过来。

“喂?Mean呐,P Pea跟我说我过两天要接受一个采访,有一点小说里的内容,但是我……那啥,后面我没看完……”

心里一阵嘀咕,没看完干嘛给我打电话啊。一扭头看到茶几透明玻璃层的下面那本蓝色的LBC。

哦,原来是把书丢在我家里了。

这货来的时候,头上还套着眼罩,脚上踩着鞋跟被踏变形的板鞋,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径直甩了鞋就往屋里走。我甚至没有注意到他手里还拎着大包小裹,只在疑惑为什么进屋不是直奔茶几拿书而是飞速走进了厨房。

我听到开冰箱门的声音混合着他慵懒的声线,“晚上吃意面好了,还有啥想吃的你说……说也不给你做。哈哈哈哈。”冰箱合上,就看见他瘦削的小影子一路颠颠跳跳到了沙发上,伴随着光着的脚拍在瓷砖上啪叽啪叽的声音,然后他就一个回旋砸进了沙发里,完全就像在自己的家。

“欸,第二部也出来了?”他拿起我崭新的第二部,书上画着tin和can帅气可爱的卡通造型,夏日风味呼之欲出。

“你不知道吗?P Pea没给你吗?作者上周直接寄给我,我以为你已经有了这本。”

他也没有什么言语,默默翻起了书。

下午一点多的太阳正烈,投射在阳台的白色围栏上面,晾衣架上整整齐齐挂了三件我的衣服,浅蓝色,浅绿色,纯白色。

突然想说一句,“你回家了,真好”。

 

【Plan】

所有看上去的不经意都是我蓄谋已久。

我实在太害怕是我会错了意,在家住的一个月,Tin总是偷偷跑进我的梦境里来,我也不知道是主动或被动看了太多次婷总的脸,还是我的心里的确为那样的存在留了位置,实诚地面对自己的心,我想我说是鼓起勇气拿书,也该好好和他吃个饭,试探着给自己一个交代。

去见他的路上心神不宁,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他锁定着我的眼神明明温柔如水,却让我莫名的心慌紧张起来,仿佛在拖延什么似的,便恍恍惚惚把车开进了超市里。

快点跑进厨房是怕被你看穿我想做饭给你吃,快点跑向沙发拿起书是怕你又要眯着你的小眼睛过来重复一遍那句我在马路对面假装没听到的“我很想你”。

我把头埋进书里,只觉得后脖颈的痣都在小声嘀咕“他为什么在盯着我!”

你为什么不过来!

啊,你不要过来…

我三下五除二打开第二部的扉页,听到他的脚步声,准确来说,那都不是脚步声,Mean走路总是声音很轻,但我好像都能听到他走过来的时候,衣服和身体摩挲发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洗衣液清香,调动我浑身的每一个感官细胞告诉我,他在靠近。

我随便翻到一页,看到一句话。是Can在问Ae。

“Ae,爱情是什么?”

他已经轻轻坐在我脚趾开外十五厘米左右的一隅沙发上。我突然觉得有一股热乎乎的暖流从心尖顶向大脑,我稍微提起点声线,飞速把自己包装成Can。

“欸Tin,爱情是什么哇?”

 

【Mean】

空气凝住了。

我看着他绯红的脸,他装得一无所知,那双微微眯起的杏眼里却含着暧昧的波,浓密的睫毛打碎了客厅奶白色的反射光。我的目光转移,仿佛精灵打碎了人间的珍贵花瓶般带着急促窘迫,他的耳尖红红的,好像红成了半透明的。

我提醒自己清醒一下。用力眨了眨眼,控制自己用脑子思考。可是后面一句台词是什么啊?只好凑到他的手边,去寻找Ae回答的答案。

奇怪,曾经无比熟悉自然的距离,在此刻变得紧张兮兮,我把头凑到他的头旁边,一个用力过猛,感觉他硬碎的黑发都扎到了我的脸。

扑通,扑通,扑通……

“爱情,是凑近的时候,都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心,跳得这么响,还这么快……”我用Tin冷冰冰的语气对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

他喷在我脸上的鼻息抖了三抖。“Mean…”我甩出一个笑容,慌忙转头。幸好自己演技可以,不然就没法把心都快跳出来的锅甩给他了。

 

我大概可以决定了,我想。

 

【Plan】

在桌旁装盘,看见Mean拿着一个笨笨重重的扁形物体走过来。

“什么啊,喝酒?”

我盯着他看了半天,他也并不抬眼。“这种,我不会喝啊,朋友送我的。我看你以前偶尔发动态会喝这样的酒,一起喝喝看吧。”

“嘁……你把压箱底的酒都拿出来怕不是要套我的话,我跟你说,没门儿的。”我笑着跟他挑衅,回身打开冰箱,“这种酒直接喝太上头了,混一点雪碧喝喝尝尝就好了。”

他长期吃药的体质,哪能喝太多。

 

Mean的客厅位置很好,窗外有一棵树,虽然年头不久但枝桠繁茂,每个晴朗的晚上都能把投进屋里的月光搅得稀碎洒进房间。这一点我们总是达成共识,吃晚饭的时候,客厅的灯一定熄灭,电视旁落地台灯的脚下,就是斑驳的月影。

“嗯……挺好喝……”

他明媚的笑容让我好像已经一口威士忌含在了嘴里。

我也是糟糕了,我想。

“哥…觉得和我一起工作怎么样?”

我居然像哽着什么似的说不出来。

Mean好像有点飘?我居然不确定。他笑意盈盈,把我的杯子填满了。“不说,你就喝酒吧。”

我明明还没醉,却一仰头就把这一杯翻进了肚。

“哦咦,你还真的都喝了,不问了不问了,啊,吃主厨大人做的意面……”

听到这慌张的语气,好可爱,好可爱,为什么那么可爱……我一个气不过,倒了一杯,又一饮而尽。

我好像是疯了。

还是在准备蓄着什么勇气。

 

【Mean】

我拿出那瓶一直无人同饮的酒确有目的。可是是想向它借取微量的勇气。结果哥哥却先我醉掉了。

“采访的时候,宣传的时候,我……我不敢看你。你你你你……你总朝我放电。”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手里的叉子啪啦一声掉在盘子里。

我抬头望着他,他的眼睛背着光,向下轻垂,谁见不怜呢。此刻混合了酒精,诱惑也加重了浓度,他眼眶里湿答答的。

“……他们都说我不营业,那我又骗不了自己,我对别人就是随便打随便闹,对你就不行,我还真就不明白了,以前不就行吗……”他向上翻翻眼睛,“啊,我懂了,一定是因为亲过了,哼,亲过了就不行,男的怎么能亲男的,妈的,你看,亲出事儿来了吧…”

我的眼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湿。我想向你寻求的答案,你怎么傻乎乎的自己就给说了呢。

我的那些疑虑,你有吗。我甚至来不及问,站起身子就吻向他。

窗外有小虫在吱吱地叫,微量的酒精让耳朵烫出了火苗,那个无数次唤不醒的人好像这次被唤醒了,不知道是不是也要归功于冰镇的雪碧威士忌,我第一次感受到他的内里,像吮着一口冰酒。他柔软的手臂爬上了我的脖颈,和我们曾经演的那些亲密一点也不一样。我在心里想,这场景要是让粉丝看到,房顶应该已经被掀翻了吧。

唇齿厮磨,酒精分子满世界飘荡,我也没想到我鼓足勇气的一瓶威士忌却让事情变得不可控起来,荷尔蒙已经触碰着我安全区外围那根柔韧的弦,Plan不撒手,也不撒嘴,当我进攻更多一寸,他像误失了城池似的委屈地闷哼一声。我脑袋里的弦彻底断了。

我突兀地抽离,起身,拉起他的手腕就直奔我的房间。他好像被亲懵了,在后面一句话也不说,用手背偷偷蹭着嘴巴,被我一个蛮力甩在床上,柔软的小身体陷进了深灰色柔软的被褥。

我转过身,拧开了床头灯,坐在床沿。

鹅黄色的灯光把刚才Plan摔在被上砸起的微尘都原形毕露。

先是想着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后来,脑子里那根弦慢慢地接了起来。

“Mean……”

他缓缓起身。

爬到床的边缘,从背后抱住了我。

“……P Plan,我知道了,这就是爱情。”

我偏过头,他的头沉沉地在我的肩上。我抬起手摸了摸他发烫的小脸。“我分不清你和Can了,明明一点也不像,怎么就假戏真做了呢。”

他在后面,带着哭腔闷声闷语。

“我,我真的喜欢上敏皮拉维阿塔西斯塔彭了吗……怎么告诉妈妈,怎么告诉P Pea,怎么告诉Plan,Plan不知道,Plan好喜欢又好生气…弟弟一和他笑他就变得不酷了,他就想要抱着弟弟,弟弟好帅啊,唉,可是不能在一起啊,在一起以后怎么办啊,拍戏有男有女的,好麻烦啊,不想吃醋啊,我怎么和Candaloupe一样啊,气死我了,**^&%$!#@@^……”

我把他摁进我的被子里,轻轻用手臂环住。

他很快就睡过去了。沉沉的呼吸声,总让我想起朋友家漂亮的小花猫,朋友揉它下巴的时候,它会发出规律的呼噜声,向全世界宣告着他对铲屎官的信任和满意。可我有时候揉它不得法,还会被他的肉垫狠狠糊上一掌。

现在,我的小花猫在我怀里发出了呼噜声。

我抱得更紧了一些。那些话,假如真的是疑问句,该怎么办,我实在太害怕了,害怕他明天酒醒就带着自己的大佬包袱用肉垫糊我的脸。

说着可笑,可眼泪却真的顺着眼角掉进了他毛茸茸的头发里。

带着酒精的夜十有八九会发生疯狂的事,原来我,这样稳妥的人,因为爱上了浪漫的小花猫,也不能幸免。